知识产权新闻

   日前,在“最不发达国家与里约+20”高级别边会上,有国家领导人在讲话中提到了48个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并呼吁国际社会帮助最不发达国家融入经济全球化,以缩小“数字鸿沟”。这48个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主要集中在非洲、亚洲和南太平洋地区。

  这48个最不发达国家的经济状况和他们的生产力水平是成正比的,经济发展的缓慢进程除历史的原因外,还有许多复杂背景。例如有些国家原本经济有一定发展,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但由于国内局势持续动荡,使经济全面崩溃,又跌入谷底。在笔者看来,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不仅需要长期稳定的国内政局,宽松的经济环境和良好的外商投资渠道,还需要创新体制的健全和激励政策的保证。在这48个最不发达国家中有许多在创新领域是空白的,尤其在知识产权领域中的重要部分——专利领域,还是一张白纸。

  据统计,在48个最不发达国家中,只有所罗门群岛、东帝汶和图瓦卢3个国没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其余都是WIPO的成员国,有31个国家制定了与专利相关的法律法规。在WIPO公布的数据中,48个国家中有近60%的国家提交了专利申请,非洲有19个,亚洲有5个,大洋洲有3个,加勒比地区一个。在专利申请量达到1.8万件左右的28个国家中,属于本国申请人提交的专利申请只有900件左右,占总专利申请量的5%,有3个国家的专利申请全部为外国申请人提交的。

  从统计数据的结果,笔者认为,首先,从知识产权角度上分析,这48个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科技创新不够,主要表现在约58%的国家无专利申请,即使是有专利申请的国家也是外国专利申请占的比重要大大高于本国专利申请。例如坦桑尼亚从1955年到1998年共有1198件专利申请,其中来自本国的申请只有1件,其他申请大户亦是如此。此外,最不发达国家除了内外之比差距较大外,其专利申请的不持续性或不稳定性是共同点。在28个国家中,除孟加拉国、马达加斯加和也门外,其余的专利申请年代寿命都不长,且缺乏连续性。可见,最不发达国家经济发展迟缓的原因:一是本国自主创新能力很弱,二是持续发展动力不足,表现为专利申请年代的断层次现象比较多;三是2000年后提交专利申请的国家不足10个,这说明在进入新世纪后,这些国家缺乏与世界先进技术潮流与先进技术衔接。

  其次,从社会层面分析,社会动荡是阻碍经济发展和创新的大敌。以索马里为例,该国1991年前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持下,经济状况还不错,从1968到1985年提交了161件专利申请,其中仅1968年一年就提交了78件,但本国申请人提交的专利申请只有5件。1991年西亚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一直处于军阀武装割据、国家四分五裂的无政府状态,教育、社会体系已崩溃多年,经济全面停顿。其他国家如阿富汗、海地等国家的情况亦不言而喻。

  第三,最不发达国家普遍现状是教育水平低,文盲或半文盲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也反映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像海地,城市中成人文盲率为57%,农村则高达85%。非洲国家卢旺达的成年人文盲率也达40%,另外还有去年刚诞生的南苏丹国,成人识字率不足15%。

  在笔者看来,上述3点原因是阻碍最不发达国家专利事业发展瓶颈的主要原因。因此,要想在经济上得到发展,国家要有较长时期的稳定的社会环境,海外投资者才能放心地进入,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传授给当地民众,从而带动其发展;其次,要大力脱盲,只有全民教育水平的提高,国家才有发展前景和希望;第三,对一些已有较好知识产权基础的国家应进一步提高专利申请的含金量,对本国特有的产业做到“自主品牌-专利-抢占国际市场”一条龙的模式。(知识产权报 作者 蔡小鹏)